主页 > 课堂评测 >夺命火烧40木屋‧母抱儿齐烧死‧父及时救1儿 >

夺命火烧40木屋‧母抱儿齐烧死‧父及时救1儿

  • 课堂评测 | 2020-07-01 12:33:50 阅读量:56万+
夺命火烧40木屋‧母抱儿齐烧死‧父及时救1儿(吉隆坡)人口密集的木屋区凌晨突如其来发生大火,瞬间吞噬40间木屋,一名28岁华裔妈妈和出世仅3个月的幼子来不及逃生,惨被烧成焦炭。丈夫带着3岁长子逃生后,曾冲返火场要救妻儿不果,反被烧伤。母子遗体被寻获时,年轻的妈妈仍紧紧抱着儿子,这幕惨绝人寰的悲剧教家人哭断肝肠。这起夺命大火是于今日(週四,9月10日)凌晨约1时,在隆市半山芭消拯局后的吉宁山木屋区发生,这个木屋区历史相当悠久,住户有三大民族和外劳,共有近100间木屋,其中40间木屋被烧毁,另外50余间木屋则在消拯员及时抢救下保住。死者证实是李玉芬(28岁)及次子李百裕(3个月大),丈夫李汉彪(又名李捍标,29岁)、3岁长子李柏年和其他家人都及时逃生。母子俩的遗体于凌晨2时10分在夷为平地的住家房间内被发现,母亲的手紧紧怀抱儿子,见者心酸。2具遗体较后送往隆市中央医院。据李玉芬的家翁李合成(63岁)指出,睡熟中的家人听到吵杂声时,木屋已经陷入火海,浓烟滚滚,大家匆忙逃生。李玉芬相信是在浓烟中受困,无法抱着儿子逃出,不幸葬身火海。当2人的遗体被发现时,现场不仅愁云密布,家属更是呼天喊地,情绪崩溃。及时抱走3岁儿丈夫李汉彪曾试图抢救妻儿不果,反被大火烧伤,唯伤势轻微,但不幸中之大幸的是,他及时抱走3岁大的儿子。饱受惊吓的长子紧紧抱着抱枕在灾场外等候,但母亲和弟弟却永远出不来了。父子俩较后送往蕉赖国大医院接受治疗。隆市消拯局指挥官阿玆占指出,根据初步调查,火势从木屋区的中央开始烧起,并迅速蔓延至其他临近木屋,至于起火原因则仍在调查中,目前消拯局火灾鑒证组已对此深入调查。此外,事发时大部份居民都已熟睡,一发生火灾后匆忙逃命,来不及携带任何财物,当局已在现场为灾黎进行登记,安顿他们。3岁儿哭着要找妈妈李汉彪的3岁儿子柏年,目前也在国大医药中心接受治疗,他在医院时一直闹彆扭,哭着要找妈妈,并要求在旁照顾他的姑姑李蕙伶帮他找妈妈。柏年受访时说,他很疼他的弟弟,而且弟弟睡觉时,他还会帮妈妈摇弟弟睡觉,还会拿奶嘴给弟弟吸吮。蕙玲悲痛地说,哥哥在灾场已告知柏年,母亲和弟弟已被火烧死的事情,父子俩当时还抱着痛哭。但是,还不懂人事的柏年似乎不明白,母亲和弟弟为何会永远离开了他。她也透露,哥哥因为救不到妻儿而深感内疚。个性较坚强的哥哥很少在外人面前落泪,但她在病房探访哥哥时,哥哥还是忍不住流下男儿泪。被妻吵醒才知失火痛失妻儿的李汉彪伤心指出,在案发当时,他在睡梦中被妻子吵醒,才知道发生火患,情急之下,他立即抱起3岁大的儿子李柏年,并叫妻子赶忙跟着他一起逃生,不料,他逃出火海后才发觉妻儿没有跟着出来。“我发现起火时,屋内已经浓烟滚滚,根本看不到出口,他唯有凭着直觉,抱着儿子找出口冲出来。”李汉彪在国大医药中心接受访问时说,他原本想跑回去救妻子和3个月大的儿子李百裕,无奈火势愈来愈大,他无法再进入屋内救人。他的半边脸和手脚被火灼伤,经过治疗后,情况已经稳定。但是,一夜间失去两名至亲的他,已经没有胃口吃饭,院方提供给他的的午餐原封不动。他也说,他和家人住在木屋区已经有20多年。由于他没有能力买屋子,所以打算等政府要拆屋子时才做进一步的打算。小姑:大嫂近视深找不到出口李汉彪的妹妹蕙伶(24岁)相信,大嫂李玉芬无法逃离现场,是因为近视太深,再加上被浓烟笼罩而找不到出口。她也说,玉芬因为刚嫁入门几年,仍未完全熟悉住家的环境,而无法像住了20年的哥哥一样,能凭着直觉及时找到出口离开。听到大嫂喊求救李蕙伶透露,哥哥抱着柏年离开时,曾叫大嫂玉芬跟着离开火场,当时玉芬也有应,说了一声:“嗯”。她说,家人逃离现场后,听到玉芬在屋内高喊求救,但火势蔓延得太快,他们无法再进入火场内。儘管家人希望奇蹟出现,但是,玉芬和可爱的小百裕却在最后的求救声中,活活烧死。母子同棺下葬由于母子俩紧拥而死,家人决定让李玉芬和幼子李百裕同棺下葬,永远都不分开。家人週四下午到吉隆坡中央医院领尸,由于丈夫李汉彪一直坚持要出院看妻儿最后一面,家人只好等候。家属说,死者遗体将送往吉隆坡广东义山停柩,週六(12日)举殡安葬。无情火毁家园夺走2至亲死者李玉芬的家翁李合成(63岁,装修师傅)指出,他住在当地已有30年,被烧的家园住有8人,即他和妻子(58岁)、一名7岁男外孙、70余岁的舅公及儿子李汉彪一家四口。没想到一场大火令他们痛失家园,更夺走两名至亲的性命。他说,29岁的儿子李汉彪是在半山芭为食街售卖鱼丸粉,至于媳妇李玉芬则在家照顾孙子。他透露,事发时,一家人都睡熟了,突然从外传出一阵吵杂声,睁眼一看时,火势已很大,大家赶紧惊醒过来匆忙逃生,也来不及拿财物,儿子则在抢救妻儿时受伤。他说,住家单位共有5间房间及3个出口,分别是大门、侧门及后门。第一房间之前属于30岁的大女儿,她出嫁后就空置,偶尔还会回来就住几天;第2房间就是儿子一家四口;第3房间是舅公一人住;第4房间是他和妻子及外孙,第5房间则属于另一名女儿,但她在外住,甚少回来。女死者母亲伤心欲绝“你这样走了,就像一把刀插入我的心肝里!”,女死者李玉芬的母亲难以接受爱女及孙子突然离世的噩耗,伤心欲绝,不断喃喃自语,令闻者伤心。母女和孙儿在事发前一天相聚,竟成为她与女儿的最后回忆。这名年约50余岁的母亲在两名儿子的陪同下到吉隆坡中央医院办理领尸手续时表示,死者是她唯一的女儿,生前为人文静,不喜欢往外跑,“她是甘于平淡的女生,4年前与女婿结婚后,生了2名3岁及3个月大的外孙。”她说,年仅3个月的外孙长得白白胖胖,非常可爱,全家人都很疼爱他。“我在火灾前一天还带了女儿最喜欢的薯片去探望她,我们闲话家常,当时,女儿还与家翁及家婆打麻将。”女儿曾投诉后门不通李玉芬的妈妈透露,女儿生第2名孩子时,她为女儿陪月,期间女儿曾向她投诉家里很多杂物及后门不通,若发生意外,后果不堪设想,没想到短短两个月后就发生不幸的悲剧。她说,她于凌晨2点接获女婿的来电,当时她还不清楚女婿的喃喃自语,相信他是过于紧张。她仅听见女婿说“妈,你快点来,阿芬被困在里面,跑不出来。”当时她不清楚发生甚幺事,漏夜赶到现场,惊悉女儿及外孙被烧死。李妈妈与丈夫育有3名孩子,死者是唯一也是最小的女儿,上有2名哥哥。板屋密集火势易蔓延隆市消拯局指挥官阿玆佔在现场指出,现场的木屋区都是以三夹板、锌片和木板建造,而且房屋非常密集,结果火势一发不可收拾,迅速蔓延。他也说,围在木屋区四周的锌片,也造成消拯员在抢救时加倍困难。消拯局于凌晨1点06分接获投报,就即刻从3所消拯局派出5辆消防车和40名消拯员,在7分钟后抵达现场抢救,并成功在半小时控制火势。阿兹占说,当局在成功控制火势就开始清理现场,过后发现2名死者的遗体。59灾黎待分配组屋单位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表示,目前59名灾黎被安顿在辛炳路斯里雪兰莪民众会堂,等待吉隆坡市政局安排分发组屋单位给他们。他透露,这59人当中包括16户家庭,其中4户为华裔家庭、10户为印裔及2户巫裔,另外5名为单身汉,其中3人是外籍人士,包括2名孟加拉外劳及一名中国籍人士。他已照会吉隆坡市政局福利部及红新月会,以处理灾黎的登记事宜。同时,他也讯要求吉隆坡市长能督促官员儘快安排邻近的组屋单位予灾黎。他补充,由于灾黎多数是在半山芭从事小贩生意,孩子也在当地就读华小或淡米尔学校,因此安排附近的组屋给他们非常重要,否则将造成日常生活的不便。吵杂声惊醒慌忙逃命灾黎陈女士(50余岁,小贩)受访时指出,事发时大约凌晨1点,当时她和丈夫及儿子都已熟睡,突然听到住家外一阵吵杂声,于是匆匆忙忙逃命,也来不及带走财物,住家被完全烧毁。“当时我们看到火势从相隔3间的一户印裔住家燃起,不过起火原因则不晓得。”陈女士一家人平安无事,她希望有关当局能伸出援手,协助灾黎重振家园。套义肢抱残障外甥逃命住在死者住家对面的印裔灾黎莎鲁达米(49岁)左腿被截肢而行动不便,所幸她火灾发生时临危不乱,立即套上义肢,把双脚残废的10岁外甥抱上轮椅,一起逃出火海。她说,当时她在住家看电视,丈夫驾德士未返,儿子和媳妇则在外喝茶,只剩下她和另外一名双脚残障的外甥。“当时突然有人大喊火灾,我赶紧换上义肢,然后推着轮椅上的外孙夺门而出。”她说,在逃出家门时还到死者住家大力敲门,可是没人应门,还以为他们已逃生或摆档未返,却万万没想到发生母子葬身火海的悲剧。疑电线短路引起住家最先失火的居民加卡鲁汀(32岁,保安员)指出,他的住家经常“跳电”,他曾通知屋主前来维修,但是却不受理。他相信这起火患是电线短路所引起的。案发当晚,加卡鲁汀值夜班,所以直到週四清晨7点回家时,才知道住家失火。他说,他的屋子共有两间房,隔壁意间房是一名在杂货店工作的妇女居住,当时,她也不在家。他在这里已有7年,月租200令吉。他也指出,这里已经发生四五次火患,唯这一次是最严重的。‧2009.09.10



上一篇: 下一篇: